“童星”培训,你还能忽悠多久?

  文/张雪梅

  眼下,正值暑假,央视《焦点访谈》的调查报道“童星梦怎成一场‘梦’”再次将公众的视野聚焦到童星培训机构的骗局乱象。

  2019年5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家打着童星培训旗号的文化传媒公司因未能落实“播出”等合同义务,退还6名家长交纳的培训费等款项。众多案件中,“童星”培训机构或者骗钱违约被诉,或者吸金卷钱跑路,家长的“童星梦”成了一场空梦。这只是童星培训乱象的冰山一角。从2017年初到2019年3月,仅深圳市消委会一家机构,就接到关于少儿演艺类培训投诉293宗,主要集中在虚假宣传、售后服务、格式条款、服务质量等方面的问题。童星培训市场之所以乱象丛生,既有部分家长“望子成龙”心态的需求,也有各种“造星”社会问题的影响,更有长期以来童星培训机构在设立注册、监督、管理、惩罚上存在职责不清、管理缺位的问题。

  焦点访谈栏目报道的童星培训骗局

  童星培训现象一直以来争议不断,多年前就不断爆出骗局丑闻,甚至发生侵害儿童权益的恶性案件。2019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新发布的性侵害儿童犯罪典型案例中,就有一起是被告人谎称代表影视公司招聘童星,在QQ聊天软件上诱骗31名10-13岁女童在线拍摄和发送裸照、裸体视频,构成猥亵儿童罪的案件。

  由于我国有关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儿童艺术培训机构的设立登记应当经过教育等部门的审批,监管上也存在部门职责不清晰的问题,导致童星培训机构钻管理漏洞肆无忌惮,骗取儿童和家长的信任,进行牟利诈骗等不法行为。多年前就有多方意见呼吁要以法律利剑斩断童星培训的混乱利益链。但是从近期的报道看,这类机构仍然没有受到严格的监管,设立、审批和管理的漏洞被越来越多的无良不法机构利用,导致越来越多的“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被骗,这类机构甚至成为了侵害儿童权益的犯罪孳生地。

  近一两年,政府开始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的设立和运营,治理和整顿违规经营现象,但是对于这种艺术培训机构或者甚至不具备艺术培训资质的机构却因无需审批而处于法律和监管执法的真空地带。致使各种不法机构打着“童星”的美丽旗号、借着“培训机构”的外壳入市,虚构各种媒介的合作关系,实现牟利骗钱的非法目的,且这类机构从过去的小机构、小中介逐渐发展到了规模大、组织结构齐全、营销手段高端职业的特点,让家长辨别难度加大、受到迷惑深陷骗局。

  前述童星培训乱象反映出,对于如何加强和改进对艺术、童星培训机构的设立、审批、监督和管理已迫在眉睫。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今年《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订程序已启动;根据国务院2019年立法工作计划,《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等多项行政法规启动制定修订程序。建议借此修法契机,加紧对规范童星培训机构的立法,明确行政管理部门职责,强化有关部门联合执法,设置严惩重罚的法律责任,以有效整顿童星培训的骗局乱象,维护儿童合法权益,优化儿童成长社会环境。

  (作者:张雪梅,系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研究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