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被父母没收 15岁男孩跳江轻生被救

  来源:华西都市报

  10月22日中午1时30分许,资阳城区沱江一桥下,一名15岁男孩跳江轻生刚被救起,就声称还要继续跳。

  孩子的父亲赶到现场后,并没马上将孩子扶下船,而是继续责备孩子。

  23日,孩子父亲张伟(化名)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说,儿子小明(化名)跳江是因为手机被没收,而这已是他第二次因为手机被没收要跳江轻生。

  事发后,母亲带着小明到成都外婆家散心,而小明称只愿在微信上与父亲交流。

  男孩上学途中跳江轻生

  被救起后声称还要跳

  22日中午1时30分许,和同学一起上学的小明,突然翻过沱江一桥护栏跳进江中。一位刚靠岸的渔民见状,立即划船将其救起。躺在船上的小明恢复体力后,还在喊“不想活了”,声称还要继续跳江。

  10余分钟后,小明的父亲张伟赶到现场。“他没有马上去把孩子接下来。”救人渔民刘坤武说,张伟赶到现场后仍在责备孩子:“救啥子救,让他死了算了,跳了几次了。”

  僵持几分钟后,张伟试图将儿子带下船,但是小明并不理会,继续躺在渔船上。最后,张伟和赶到现场的民警一起,才将儿子抬到岸边。“娃儿在船上躺了10多分钟。”刘坤武说。

  张伟告诉记者,小明跳江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小明和弟弟打架,他妈妈就将小明手机没收,并对他打骂了一通。

  次日中午,张伟再次打骂了小明,于是小明没有吃午饭就和同学一起去上学了,途中突然跳江自杀。

  此前因为手机被没收

  就曾试图跳进沱江

  23日下午,小明父亲在事发地数百米外自己卖油炸小吃的摊位上说,今年5月,小明也曾在沱江一桥上试图跳江,但被及时赶到的民警救下,那一次跳江起因也是因为手机。

  “小明睡在被子里还在玩游戏,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他手机没收了。”张伟说,当时也打了小明,并叫他滚,没想到儿子跑到沱江一桥,骑在了护栏上,幸好被民警拉了下来。

  “后来几次被儿子气到,就让他滚,叫他跳江死了算了。”张伟说,他觉得儿子第一次跳江是威胁家长,想不到这次真的跳了。

  小明妈妈则在微信上告诉记者,现在成都散心的小明,精神状态已经好转。

  因为迷恋手机游戏

  学习成绩急剧下滑

  张伟说,他们老家在内江市资中农村。儿子小明小学六年级转到资阳城区上学后,看到不少同学有手机,就要求给他也买一部。“当时同意买手机,本来是想让他学习更努力。”张伟说,没想适得其反,小明却从此迷上了游戏,一有空就玩手机,上课时则睡觉,“班主任多次请我们去学校。”

  为了给游戏充值,小明还拿着手机向别人要红包。自从迷上手机游戏后,小明的学习成绩从班上前五名,下滑到现在的中下等。

  “他第一次试图跳江后,校长喊我们到学校,经交流后我们觉得自己教育方式确有不当。”张伟说,妻子是性急的人,一生气手里抓着什么,就拿来打儿子,还曾用烤串的竹签戳伤过儿子。

  “小明性格跟她很像。”张伟说,他有时候也要打骂儿子,“我和老婆文化低,教育方式确实不对。但我们是希望他好好学习,能有出息,我们是爱他的。”

  对话专家

  教育孩子应多讲道理约法三章

  成都外国语学校高新校区校长、资深教育专家李俊说,青春期学生应坚决拒绝手机,“很多成年人都因为手机成为‘低头族’,缺乏自控能力的未成年学生更容易沉迷。”

  李俊认为,手机游戏具有刺激性、挑战性、对抗性等,人在游戏中显得无所不能,学生容易因为游戏取代对知识的渴望。

  “青春期学生的特点是矛盾、盲目、偏激和脆弱。”李俊说,青春期学生往往只图解决当下,不思考未来,因为游戏有趣而沉迷。家长不正确引导,打骂孩子后,孩子反而会以此威胁家长,成绩下滑就破罐子破摔。

  “坚决拒绝手机游戏,3个月后就会好转。”李俊建议,现在父母应多陪伴,多讲道理,对孩子约法三章,用打则是无能的表现。

  对话学校

  孩子稍微努力成绩就会上升

  23日,记者从孩子就读的学校获悉,小明已经请假回家。“我们也建议他在家平复下情绪再复课。”校方负责人介绍。

  学校相关负责人介绍,小明性格比较火爆,曾与同学打架,还逃课。“可能与家庭教育方式有关,孩子一度流露出悲观情绪,觉得父母都不爱他了。”

  据老师反映,小明其实挺聪明,只要稍微努力成绩就能上升。因为小明跳江,学校多次与他的父母沟通,建议父母改变教育方式,并对小明的心理也进行了干预,“每次沟通后,感觉父母都领悟了,没想到这次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田雪皎王祥龙

  对话父亲

  太忙了没时间和儿子讲道理

  记者:你们以前有没有好好跟儿子交流过?

  张伟:我们摆摊很忙,早上八九点到晚上九十点,一家人从农村到城里,还有老人要供养,压力很大,没有时间去过多地讲道理。

  记者:哪个打得多一些?

  张伟:他妈要严一些,这次就是小明两兄弟打架,他妈妈没收了手机,下午骂了一通,晚上收摊回去又骂,第二天早上还在骂。我小学毕业,老婆也没怎么上学,看儿子不听话就急,急了就动手。

  记者:事后你跟孩子沟通过没有?

  张伟:他只愿跟警官说,就是不跟我们说。其实每次他就气一两天,之后又会跟我们和好。这次从派出所回家后,他和他妈的关系就恢复了。但我问他,他说只想在微信上和我说。

  记者:你们微信交流了些什么?

  张伟:还没有聊。

  记者:他记仇了?

  张伟:他也不记仇。他总体上很外向,跟比他年龄大的聊得来,对我们和比他小的就是不买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田雪皎王祥龙摄影报道

Top